建筑与时装之恋:构建时尚的建筑

建筑与时装: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

  时装常被称为穿在身上的艺术,而视觉艺术长期以来一直在影响着服装的颜色、质地和设计,但建筑呢?从纽约建筑中心(center for architecture)刚开幕的展览上来看,建筑也同样发挥了作用。此次展览名为“建筑的时装:构建时尚的建筑”,展出的作品出自侯赛因·夏拉扬(hussein chalayan)、帕特里克·考克斯(patrick cox)、马丁·马吉拉(martin margiela)、皮亚·墨沃尔德(pia myrvold)和山本耀司(yohji yamamoto)等设计师,以及扎哈·哈迪德(zaha hadid)、戴维·阿德迦耶(david adjaye)、文卡·度别丹(winka dubbeldam)、森俊子(toshiko mori)和拉斯·斯伯伊布里克(lars spuybroek)等建筑师。该展览表明,建筑和时装这两个领域的相互影响已是更胜以往。

  设计师邓姚莉(yeohlee teng)表示,二者的联系很简单:“我们住在建筑里,建筑就是我们的环境。我们每天都与建筑打交道,包括过渡空间,就像我们的衣服一样。当你出门到街上,你就进了建筑环境;街道带你进入楼宇。这是人类体验和环境的一部分。”

  “你设计的东西有人会穿上,然后坐在椅子上,所以我认为,对许多人来说,(建筑与时装的联系)不是什么新事物,”邓姚莉继续说道。她将建筑元素融入了几乎所有作品系列中,看看她设计的短裙就知道了,这些裙子就像穿在身上的古根海姆博物馆(guggenheim)。“我设计了看上去像古根海姆博物馆的服装。我并不是从赖特(wright)先生的作品或其它作品上获得设计灵感,我没有直接参照它,但一位批评家的确看出了这一点,”邓姚莉说,“对于2006年春装系列,那是我碰巧看到了罗伯特·马莱-史蒂文斯(robert mallet-stevens)的建筑,以及他那超结构、超清晰、现代风格的线条,然后我就考虑设计些更有结构感、与缆索有关的作品。巧合的是,就在我设计2006年春装系列时,(巴黎)蓬皮杜中心(centre georges pompidou)正举办他的作品回顾展。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些,但我曾在1994年秋季的展览请贴中,用了(马莱-史蒂文斯)设计的一座剧院图象。”

  建筑师的时尚设计

  建筑和时装之间的“缠绵”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。“1982年,麻省理工学院在海顿楼(hayden gallery)举办了一次开创性的展览,将这两个领域联系在了一起,我当时参与了这个展览,那次展览是由苏珊·希德劳斯卡斯(susan sidlauskas)组织的,”邓姚莉说到,“那次展览叫做‘亲密的建筑:当代服装设计’(intimate architecture: contemporary clothing design)”。就在10年多后,哥伦比亚大学建筑系主任马克·威格利(mark wigley)写了《白墙,设计者的套装:现代建筑的时装》(white walls, designer dresses: the fashioning of modern architecture),现在人们认为这是第一本从解构角度对时装和建筑进行剖析的书。

  同时,有人引用建筑师扎哈·哈迪德的话说,购物是参观一座城市的好方法。很酷的博物馆可能只有一座,但很多商店都是非常有趣的建筑。而且它们的营业时间比博物馆长,无需门票,万一你无法抵挡商品的诱惑,也只需付点退出费。

  毕竟,如今聘请著名建筑师设计时装旗舰店几乎已是必不可少,比如雷姆·库哈斯(rem koolhaas)与普拉达(prada),弗兰克·盖里(frank gehry)与三宅一生(issey miyake)、青木淳(jun aoki)和路易威登(louis vuitton)等。远看青木淳设计的东京商场,就像一大堆不同尺寸和式样的路易威登箱子,近看就会发现它的设计是由铁丝网幕墙完成的。

  还有彼得·马里诺(peter marino),他目前在为东京和香港的香奈儿(chanel)设计专卖店,他在纽约第五大道的芬迪(fendi)专卖店设计中用到了石灰华材料,以表明该品牌根在罗马。罗马的圆形大剧场等标志性建筑就使用了石灰华。其它诸如纽约和伦敦由诺曼·福斯特(norman foster)设计的asprey商店,或者普利兹克(pritzker)建筑奖得主赫尔佐格(herzog)和德·穆隆(de meuron)设计的东京普拉达店,那就更不要提了。就连负责重新设计巴黎艺术画廊奥塞博物馆(musée d’orsay)的建筑师盖·奥兰蒂(gae aulenti),也在成衣走秀的同时,首映了一部她在东京的意大利文化机构(italian cultural institute)拍摄的华伦天奴(valentino)纪录片。

  建筑+时尚=完美融合

  手袋设计师庞廷·普斯(pontine paus)认为,建筑就是时装的延伸。“时装无疑就是广告,完全是在传递品牌理念、某种生活方式的某种观念,而你想把自己与之联系起来。包装要表达的理念与实际产品一样多。在旧货店里,你会看到某些东西,却可能没注意到它,但如果把它放到漂亮的陈列环境中,就会完全不同了。你走进一家商店,就像是走进了某个人的思想。如果你在一种环境中,让你想起了《爱丽丝梦游仙境》(alice in wonderland),那种视觉印象和记忆就与产品联系起来,一起留在你的脑子里了。”

  普斯拥有意大利多马斯设计学院(domus academy)工业设计硕士学位,她对如何给人留下印象略知一二。在她将自己的技能用于时装之前,她曾在米兰为建筑师阿尔多·西比奇(aldo cibic)和丹尼斯·圣基亚拉(dennis santachiara)工作。“商店开业时,我们会使用大型充气物品或一只特制的手表,我们在土豆中插入两根棍来驱动这只表。”正如纽约建筑中心的帕梅拉·普哈尔斯基(pamela puchalski)指出,建筑师自身已经改变了,更别说他们工作的内容了。

  “‘我只搞建筑’再也不是他们的做法了,”她指出,“他们可能也做家具、平面设计和时装。建筑还变得国际化了,现在它是一种全球性行业,不仅在地理意义上,还在它的可参与程度上。外延拓宽的建筑设计已能应用到家具设计和时装上,几乎与大厨如何构思一道菜一样。”

  “在所有艺术形式中,时装是最佳形式之一,”设计师卡拉·扬克斯(kara janx)评论道。她在进入服装行业前是一名建筑师。“建筑师过去曾是一帮另类,是非常孤立的一个群体。建筑师的自尊自大已不像过去,现在更加开明了,建筑师开始关注文化与社会,并诠释他们的作品。”扬克斯表示,建筑师的经历使她成了更好的设计师。“我认为,建筑从一开始就对平面设计有影响,比如我在服装上的轻笔素描,怎样对它进行阐释,使用树木与灌木、线条、比例和对称等。我对事物的对称理解得更好了。”

  然而,正如在纽约建筑中心展览上所见,这种联系在巴黎前时装设计师露西·奥塔(lucy orta)的艺术作品中也许达到了顶峰。奥塔因为其工作室里住有流浪汉而出名(她研究流浪汉需要的环境,寻找并探究个人建筑成为民用建筑的理念),她采用了一些曾经的概念物品,并把它们解构进入日常生活,比如能变成帐篷的可充气外衣。

  简单来说,她设计了可以作帐篷的衣服,实现了两种艺术形式在实用层面的最终融合。